您的位置: 首页>员工生活>文学天地>正文
双龙煤业彭兴仓散文——腊肉情
发布时间:2017-12-07 11:24:58 来源:双龙煤业 作者:彭兴仓 点击:

 

“还能拿吗?把家里这几块儿腊肉都拿上吧,让大家都尝尝。”每次离家的时候,妈妈总是不厌其烦的“推销”她的腊肉。

巴山深处的人们,腌制腊肉是每家每户必备的手艺。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的大山缺少城市文明的冲击,传统手艺也得以传承,一如父亲拿手的酿酒绝技,腌制腊肉也是母亲的一门好手艺。

从小时候记事开始,每年开春后家里总会在村里买上一头小猪仔,村里喂养母猪的人家不比猪场,大都是个体经营,一头母猪产下七八个小仔,村里想要小猪仔的人家就会综合考量,从母猪的体型、吃食等情况判断是否未来喂养小猪,开圈之日,小猪东躲西藏,谁逮住哪个就是哪个,似乎是上天的旨意,家乡人特别重视缘分的巧合。回到家中母亲呵护异常,喂养小猪仔吃的可都是细磨慢煮的熟食。每当在电视里看见报道饲料催生猪肉的情况,母亲只是摇头,做人怎能这样!家里喂养的猪则从头到尾都是母亲来喂养,从小猪长成大猪,需要经历一年的时间,母亲从中付出的艰辛也只有自己知晓,特别是炎热的夏季,暴晒很容易让圈里的猪生病,为此,母亲费劲心力,搭帐篷、搭树叶、种葫芦等方法都曾用过,但依然遇到过大猪病死的情况,看着几百斤辛苦喂养的大猪无力回天,母亲悄悄地抹了好多眼泪。夏天亦是暴雨多来之季,雨还要防止大雨侵入猪圈,暴雨的时候喂猪之艰辛自是不言而喻,但是,每年冬天,看着自己辛勤喂养的猪能出圈了的时候,母亲也总是很高兴。

杀猪则是要选在每年冬腊月间,杀猪是农村里的大事和喜事,父亲会提前几天把乡里要好的人请来帮忙。杀猪那天,家里忙忙碌碌,母亲负责烧开水,杀猪时却绝不到现场,她说,每次看到辛辛苦苦喂养的已经有感情的猪被宰杀的时候,心里很难过。但她也清楚,这就是生活的自然规律,所以,杀猪那天,母亲就新猪肉用自己最好的手艺好好款帮忙的乡里乡亲。

腌制腊肉则是母亲必须要亲自上手,腌制好肉,父亲负责把肉挂在房梁之上。巴山深处的人们习惯了冬天在屋子里生火取暖,烟顺着屋子盘旋,凝结在猪肉之上,慢慢地将肉浑身上下,由里及外, 一层层熏了个透彻,这种方法看似随意,但很需要时间,一般要一个月后才能吃,是慢工出细活的工夫,是日积月累的味道。这种“老腊肉”当然比城里用饲料喂大的猪肉更清香、更纯正、更奇香了。开春之后,即便天气变暖,亦不会变质变坏,取下后,将烟熏去掉,肉色鲜红,肉质及美,也是一家人来年肉品的重要来源。而后,母亲又得喂养小猪了,新的日子又开始了。

随着生活形式的多种多样,家乡的人们大部分都到了城里务工,很难在家熏腊肉了,但是,年龄大了父母依然保持着故乡最传统的手艺,一年年做着可口的腌肉,从城里回来的相亲们羡慕不已,父母也不吝啬,总也分些给他们,留下的,父母也吃不了多少,每次总说给我们留下。

如今,远离家乡,一年很少见到父母,每年杀猪的时候总是给我打电话说,心里自知父母深意,奈何时不由人!父母自也能够理解,精心腌制好肉,直待我们回家。(作者单位:双龙煤业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